搜索:

这22|方丹13球名垂青史,巴西夺冠球王诞生

这22|方丹13球名垂青史,巴西夺冠球王诞生
第六届世界杯于1958年6月8日到29日在瑞典举行,承办城市有哥德堡、索尔纳、马尔默、赫尔辛堡等,参赛球队有瑞典、西德、奥地利、法国、捷克斯洛伐克、匈牙利、苏联、南斯拉夫、英格兰、北爱尔兰、苏格兰、威尔士、阿根廷、巴西、墨西哥和巴拉圭。本届赛事的35场比赛共有126个进球,场均上座为23423人。对比来看,本届瑞典世界杯的上座率并不理想,仅有巴西与奥地利的比赛出现了门票售罄的情况。甚至在威尔士与匈牙利一役,现场仅有2832名观众,创下了单场世界杯赛事的最低上座纪录。不过,具体到赛事的财政方面,本届世界杯依然取得了不小的成功。或许是预见到北欧市场的局限性,时任组委会主席贝尔格鲁斯极有预见性地做出了一个历史性的决定:将赛事转播权卖给了电视台。事实证明,这次出售行为不仅为瑞典世界杯赚取收入,避免了亏损的风险,更直接改变了世界杯的商业模式。本届世界杯的最终营收金额为544.2万瑞士法郎,国际足联亦从中拿到了137.4万。可以说,在提供了优异硬件设施的瑞典,世界杯进入了名利双收的商业时代。第一次跻身世界杯的苏联队,被玄妙和神秘的气息包围。在距离莫斯科27公里之外的小城塔拉索夫卡,苏联队主教练卡恰林和他的球队在此集结。从1958年5月开始,他们就在这里备战瑞典世界杯,而与他们同在这个训练基地的工作人员,包括了一批医学界人士——他们给每名球员都制定了特别的训练计划,并用科学手段观察球员的身体变化。为了避免在公众面前暴露太多信息,苏联队甚至将基地周围完全封闭。只是,苏联队在当届世界杯的战绩差强人意,在勉强从小组赛出线后,他们在1/4决赛0比2不敌东道主瑞典,未能更进一步。那是一届明星荟萃的世界杯,贝利、加林查、科帕、拉恩都奉上了优异的表现。但能在射手榜独领风骚的存在,却是一个在世界杯前才勉强锁定主力位置的法国人——朱斯特·方丹。那个瑞典之夏,他以13个进球创造了一个永恒的世界杯纪录。出生于摩洛哥的方丹,是在卡萨布兰卡开始的足球生涯,直至20岁才来到法国足坛。最初的一段时间,他只是在尼斯预备队效力,表现机会不多。1956年,他得到了试训兰斯的机会,并且得到垂青。虽然很早便入选法国队,但方丹的主力位置并不稳固,甚至在瑞典世界杯之前的冬天,他还接受了半月板手术,状态成疑。在抵达瑞典时,25岁的方丹只代表法国队出场4次,但就是通过那届世界杯,他将自己的名字写入了法国足球和世界杯的史册。从小组赛首战的帽子戏法,到季军战的“大四喜”,方丹在法国队的6场比赛均有进球,展现了超乎寻常的输出能力。他帮助球队拿到季军,也以创纪录的方式荣膺金靴。当然,1958世界杯最大的明星还是17岁的贝利,在以6个进球成就巴西队的夺冠后,他创造的多项纪录也被世界铭记:17岁239天,世界杯最年轻进球者;17岁244天,世界杯最年轻的帽子戏法纪录;17岁249天,世界杯决赛最年轻进球者⋯⋯撰文/陈丁睿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tacdevelopments.com

最出圈的世界杯主题曲,其实是一场误会

最出圈的世界杯主题曲,其实是一场误会
一如既往,世界杯的倒计时少不了歌声的助阵。过去半年,卡塔尔世界杯的音乐专辑已有三首歌曲先期发布:2022年4月1日,《Hayya Hayya (Better Together)》作为赛事首支单曲上线;8月19日,Ozuna与Gims合作的《多哈欢迎你》(Arhbo)正式公开,“Arhbo”来自阿拉伯语单词 “Marhaba”,在卡塔尔俚语中表示“欢迎”之意;10月7日,由四位阿拉伯地区著名女歌手演唱的《点亮天空》对外发布,单曲MV大气前卫,特邀卡塔尔世界杯6位女性裁判员出镜演绎,共同庆祝并致敬世界杯历史上首次引入女性裁判的开创精神。不过,歌曲数量持续增加,关注度与影响力却着实一般。不知道等到赛事拉开帷幕后,大量传播资源的助力,能否让卡塔尔世界杯的音乐专辑逆风翻盘。说起来,倘若以历史地位论英雄,最有名的世界杯歌曲非波多黎各歌手瑞奇·马丁在1998年3月推出的《生命之杯》莫属。热烈的编曲、精巧的歌词、澎湃的旋律,以及瑞奇·马丁浑然一体的演绎,种种可遇不可求的因素叠加在一起,促成了这首拉丁歌曲现象级的传播与发散。在那个网络环境并不发达的年代,《生命之杯》制造的影响力完全超出了足球和世界杯的界限,除了在全球各大榜单名列前茅,甚至还在法国、澳大利亚、比利时和瑞典得到了象征着极高人气的“白金认证”。瑞奇·马丁曾说:“这首《生命之杯》彻底改变了一切,它在70多个国家都名列榜首,直接打开了通往新世界的大门”。无论你是不是球迷,都能哼上两句“Ole、Ole、Ole。在他和很多业内人士看来,正是由于《生命之杯》的风靡,拉丁音乐才真正在世界音乐圈站稳了脚跟。伴随着瑞奇·马丁将《生命之杯》带到世界杯决赛、格莱美颁奖典礼和高规格的重要场合,这首拉丁歌曲引发的现象级关注度,也在持续发酵。就算时过境迁,世界杯的年轮已经来到2022,但只要是《生命之杯》的前奏响起,没有人不会想起瑞奇·马丁的歌声与舞步。从多位知名乐评人到《The Atlantic》、《Dallas Observer》、《The Fader》和“BuzzFeed”这样的媒体或平台,都将《生命之杯》称为世界杯历史上最好的歌曲。顺带一提,曾在1999年入选“全球25位最受关注人物”榜单的瑞奇·马丁,正是凭借《生命之杯》跻身为乐坛一线。迄今为止,他拥有11首冠军畅销单曲、6张冠军Billboard专辑、95张白金唱片和6座格莱美音乐奖,成为了世纪之交拉丁音乐的探路者,也是全球最具影响力的音乐人之一。最后,还有一个美丽的误会:尽管在很多球迷看来,《生命之杯》足以跟世界杯划上等号,但事实上,这首推广曲并不是1998年法国世界杯的官方主题曲——由Youssou N’Dour和Axelle Red奉上的清新之风:《我踢球,你介意吗?》,才是国际足联为法国世界杯邀约来的官方制作。《我踢球,你介意吗?》绝对是一款清新脱俗的作品,但时至今日,它总归无法在世界杯记忆中取代《生命之杯》的地位。文/陈丁睿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tacdevelopments.com